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远明说话 > 正文

[林语堂]长篇评书之——“大雅宝路甲2号”的随想
2012-04-11 21:37: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林语堂]长篇评书之——大雅宝路甲2号的随想 第一回惊木一声响,各位听我讲! 这个 ——大雅宝路甲2号,为什麽非要用个双引号呢?原因是这个名可非同一般,它、它、它它它它它就是沈从文,老舍,巴...
[林语堂]长篇评书之——“大雅宝路甲2号”的随想

             第一回



惊木一声响,
各位听我讲!

        这个 ——“大雅宝路甲2号”,为什麽非要用个双引号呢?原因是这个名可非同一般,它、它、它它它它它就是沈从文,老舍,巴金,李可染,李苦禅,江丰,董希文,张仃,黄永玉在上个世纪40、50、60年代居住生活的地方,是那个年代的文化烙印,无数的想法划开了昨天的烟幕,预示着一个时代的到来,来自东方。。。

引:

    在当下,如果你看过潘军的《重瞳——霸王自叙》,就一定会知道,我讲的自然是我的故事,我是项羽,这名字怎麽看都像个诗人,其实我自己早就觉得是个诗人了,但没人相信!

    “我是诗人,我是项羽!”


         话说项羽是99年到中央美院的,那时美院因为从王府井搬出来,还没有好的地儿可选,就在西八间房的半导体二厂租下整个厂房,直到02年才搬到花家地的新建校址的,这就是后来大家都知道的“中央美院不在美院中央”的幽默了!


         这正是“四四方方一块儿地儿,不大不小正中央”,自然,一亩三分地里,原来的车间就变成了教室,食堂也被我们占领了,项羽拿着入学通知书一进学校便看到一楼入口的正上方赫然是白底红字的毛主席他老人家题写的“中央美术学院”六个大字,那写的那叫一个“派”呀!端量了许久。。。

         要不说是文化重地,传达室和保卫科像两个大碉堡守着入口,那麽你的心情就要看保安的眼神了,那真是盯上谁,谁倒!那位问了:倒什麽?。。。倒胃口!

          一楼吗,其实还是不错地!

          因为有通道走廊画廊,别看只有20几米的走廊,那些年重要的展览都在那搞,为什麽这样说,是因为:恩!。。恩!。。。(清清嗓子)项某本人也在这办过展,所以重要;它不过过就是雕塑系几间办公室之间的过道罢了,人气很火,是我们去食堂就餐的一站;

          从二楼到五楼依次是[教务处、财务处、院办、《美术研究》(当时只有殷双喜博士自己一人办公,那间屋项羽常去,总是很暗,但不开灯)]、[版画系]、[国画系]、[壁画系]、[设计系];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很火的非物质文化,就是当时的的民间美术只有一间屋,两年后才又争取了一间,在四楼厕所的斜对面,项羽也常去,办公室的胖胖的白主任对我特别好;

           平时呢,大多的娱乐就是踢球了,就在那个巴掌大的篮球场(这是唯一的操场)了,而项羽呢,除了学习,这就是天堂了,在几年后的一天,一位校友因为一块踢球在美术馆认出了他,聊了半天,那时他们都以为我是设计系的,天哪,他们竟然不拿我当国画系的,(没办法,那时参加文体活动积极的,人家从来就没想到是国画系的)而这是真的。。。。。


       这就是:

       项羽刚到美院来,各个专业都明怀:
       不知学习身先苦,没事踢起足球来!

           欲知后事如何?
           且听下回分解。。。
          续。。。




                                第二回



2007_BL 2007_BL 2007_BL 


上回书说到,中央美院还在西八间的破楼里,这时的周边又是什麽样子呢,大致这麽说吧,上面是机场高速桥,前面是有名的京顺路,左面是大山子(就是798的前身,包括现在的草场地、望京村、北皋),右面是丽都,这个丽都我就不多说了,地球人都知道!要不说美院有名气,身边的都是大牌!


咱单说这京顺路,项羽刚来时,就且居在京顺路的边上,到美院不过200米,就在这短短的几年,就在我住的旁边的几个院,准确的说是几个汽车修理部的院,住满了把梦想放在京城的人,有画画的,写作的,搞音乐的,还有几个搞电影的,非常有名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差点忘了,还有几个搞书法的,这麽说吧,现在在北京的风子、古泥他们那波的,都在这,确切点说,不是几个,因为来过这的人可不少,甚至我在这接见过好几个大省所有主席团成员的,我当时还在想,莫不是到我这来开会?!嘿嘿。。。现在有时见到面,我被同道称为“老一辈”,崩溃。



想想94年的时候,项羽到北京来读书,当是还几次从铁狮子坟坐车到过这,那时的望京就是一片草地,草高的吓人,人进去找不着!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2007_C 


回到99年,当时那里的平房都在搭建(当时就说要拆,很多人私自建房,等再分房时加面积),项羽和一个河南的学生合租了一间,这不用说,冬天要烧蜂窝煤,买个二百块码在窗前,每次拉煤的送一次,项羽就多给他五块钱,因为他们是再合适不过的素描模特,满脸的灰,轮廓和调子都很清晰,最主要是价钱公道,但在随后的几年里,由于美术高考的火爆,很多人从拉煤的一跃成为专业模特,竟成了艺术圈里的成功人士,充分的表现在:“对不起,你要先预约!”


煤和平房,项羽是一直记得的,因为一次煤烟中毒,险些错过了虞姬,那次真的险,当项羽感到了一氧化碳在体内汹涌的时候,那个阴天的下午,一个没课的下午,一个好好睡一觉的下午,当从床上下来,爬向门口的那几秒。。。后来的再也想不起来了,只是有人在说“你醒了”,好在人回来的及时,“要不我。。。”


em17 人生艺术,艺术人生!啊!


真如厅堂版《牡丹亭》结尾唱到的那样:


叹从此天涯,从次天涯:叹三年此居,三年此埋!


人生戏里戏外,真真假假,不过一场而已呀!


这正是:
em14 


逍遥天地外,
孤独一逢君;
此待我不还,
更有还来时!




                 第三回说


项羽那时年青的很,也就20出头,从辽宁到北京,着实是梦一场,这在过去老话讲就是进城!


em2 硕大的北京,是个不小的圈,现在更邪乎,比奥林匹克还多一个圈,要是都是红的,那就跟我们常见的“打报告”一样,先是副科长画圈,然后是科长画圈,之后是副处长、处长、副校长,直到校长画了最后一个圈,这事才能定下来,唉唉!您别乐!这就是大北京了!

话说从东直门坐401到西八间下就到美院了。

可那时的花花绿绿着实让人心里晃那麽几下,那时还没东方银座,只是一呼啦,一片大市场,也是我们进城消费的点,对了,还有那时刚火起来的手机市场,为什麽火?因为便宜,为啥便宜?这个吗?各位就猜去吧!em23 

我且说这麽个事,是项羽亲身经历的:那是一个夏天,项羽在等401,当时人不多,一个病病殃殃的人靠近了我,右手一直放在上衣内袋里,像个吃白面的,小声对我说,“哥们,要手机吗?给钱就行!”说着从兜里拿出个三星的手机,那时还没那模型骗人一说,手机肯定是真的,也肯定是偷来的,他只跟我要了50(当时吓我一跳,以为还不要个千八的,那款机正常卖得五千多),看我没说话,又说到:“30你拿去!”我只是看着他,这对峙中,又听他说到“要不20。。。”,话还没说完,一个年青人接过话,“给我吧”,这单生意就这样被人截了!那时我心里的滋味呀,您哪,再猜去吧!em4 



上回书说到,中央美院还在西八间的破楼里,这时的周边又是什麽样子呢,大致这麽说吧,上面是机场高速桥,前面是有名的京顺路,左面是大山子(就是798的前身,包括现在的草场地、望京村、北皋),右面是丽都,这个丽都我就不多说了,地球人都知道!要不说美院有名气,身边的都是大牌!


咱单说这京顺路,项羽刚来时,就且居在京顺路的边上,到美院不过200米,就在这短短的几年,就在我住的旁边的几个院,准确的说是几个汽车修理部的院,住满了把梦想放在京城的人,有画画的,写作的,搞音乐的,还有几个搞电影的,非常有名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差点忘了,还有几个搞书法的,这麽说吧,现在在北京的风子、古泥他们那波的,都在这,确切点说,不是几个,因为来过这的人可不少,甚至我在这接见过好几个大省所有主席团成员的,我当时还在想,莫不是到我这来开会?!嘿嘿。。。现在有时见到面,我被同道称为“老一辈”,崩溃。


想想94年的时候,项羽到北京来读书,当是还几次从铁狮子坟坐车到过这,那时的望京就是一片草地,草高的吓人,人进去找不着!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回到99年,当时那里的平房都在搭建(当时就说要拆,很多人私自建房,等再分房时加面积),项羽和一个河南的学生合租了一间,这不用说,冬天要烧蜂窝煤,买个二百块码在窗前,每次拉煤的送一次,项羽就多给他五块钱,因为他们是再合适不过的素描模特,满脸的灰,轮廓和调子都很清晰,最主要是价钱公道,但在随后的几年里,由于美术高考的火爆,很多人从拉煤的一跃成为专业模特,竟成了艺术圈里的成功人士,充分的表现在:“对不起,你要先预约!”


煤和平房,项羽是一直记得的,因为一次煤烟中毒,险些错过了虞姬,那次真的险,当项羽感到了一氧化碳在体内汹涌的时候,那个阴天的下午,一个没课的下午,一个好好睡一觉的下午,当从床上下来,爬向门口的那几秒。。。后来的再也想不起来了,只是有人在说“你醒了”,好在人回来的及时,“要不我。。。”

人生艺术,艺术人生!啊!


真如厅堂版《牡丹亭》结尾唱到的那样:


叹从此天涯,从次天涯:叹三年此居,三年此埋!


人生戏里戏外,真真假假,不过一场而已呀!


这正是:
em14 


逍遥天地外,孤独一逢君;
此待我不还,更有还来时!







相关热词搜索:长篇 评书 ——

上一篇:学会分享
下一篇:忆大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