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远明说话 > 正文

忆大江
2012-04-11 21:41: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em18大江走了三周年了!致大江黑夜我不曾乞求正如风在漫步思绪在停驻孤独无数无数心处处。。。几天前,我看到了《孔雀》,几天后我梦到了你!哪怕如同《孔雀》中哪奢侈的结尾开屏也好,也没能如凌蒙初笔下的姚滴...


em18 大江走了三周年了!



致大江


黑夜我不曾乞求
正如风在漫步
思绪在停驻
孤独无数无数
心处处。。。



几天前,我看到了《孔雀》,几天后我梦到了你!
哪怕如同《孔雀》中哪奢侈的结尾开屏也好,也没能如凌蒙初笔下的姚滴珠和潘甲辈对路的如愿的纤绳荡悠悠再自在!
也想了几天,终于提到你;回味的久,愈难下笔。润江应该是我来不及吝啬的好茶。味干且久,来不及说明我心里记叙的事情多于我承受的娇美的事物;如同华夷变态中那源源不断蕴含的未开发的资源;思路毫无线索,也如同公路两旁的树失落中的秋天来的特别赶早,因为现在虽然是在春天,带来的不仅仅是寒的不够料峭,也是为师友的渐渐远去。。。似冬夜一般!冬夜我还能哭泣,携妻手徜徉江边,洒几天,可堪古人今心;不是为了也为了,算是一种心境吧。
去年岁腊,好友武威来京,正值我在美院求学,又能欢聚不亦快乎。在鼓楼的小寺院的平房,暖炉旁,如多年未见,呵呵相连,畅叙中直近主题:“润江去了”。我听愣不及,那被号为书界武松之身的五尺壮汉怎能说没就没呢,这在他获辽宁首届兰亭奖之前,大帅说,谁要有法力,把证书捎给润江。
刚看完孔雀,就在梦里开屏了,既属于我也不属于我,算是圆上了。
我不善用情节表达情结;
他,单说面部,轮廓粗的够木版画,我说你为啥不变个头型,多单一呀!他说:“我喜欢你的黑白版画而不是套色的那种!”
这就是他!
前些年,欲要筹划一部类于《辽宁书法状态》的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大部头的书,始终在等待,因为材料不少,可线索贯穿起来像书法史,思来想去,只能作为文化行为去做,不能当文化经典而为,我先请教了大帅,那次润江也在场,到事后离开大帅家,我们开始争论起来,他说我没有远大理想,当时所有的镜头都在我眼前,那在离沈阳火车站不远的小饭馆里,我和他的第三次见面,聊的喝的使我误了火车,老大哥太较针!人真实在!出落的像那麽回事的时侯,那年我已经17岁,还在上师专,跟着大家伙就一块玩,身边竟是国手,那时叫“写大字报”,在经历几次大的活动之后,在临帖班成长出来的我还算一员猛手,润江那一手到位的东坡,在那个燥热的夏天看来,无疑是清风,还是靠着海的那种!我们几个心性相投的朋友可以彻夜谈,家庭,事业等等。。。
                      


                      
意象云开
                      突顶                      
                      只几个字

                
             地点:沈阳,辽宁美术馆


说到这无疑是我的痛处,
那是省里活动,我平生第一次参加,远远超出我的小屋想象,紧张,颇紧张,在我的梦里经常遇到那时的我,我的眼睛是我的,我的耳朵已经不在我身上了,就连上台领一等奖时我还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而且不是从一个地方传来的,也有气球爆的声音,还有就是荀润江的名字,他就在我身后,我比他先上了两个台阶,回头看他,像一堵墙一样还是比我高,完全是错觉,这主要是来自于他黑的压力,那是第一次见面;第二次就在展览之后的讨论他着重的谈到了我,这对于一个新手多麽重要!
他的获奖作品来自于展厅一角的一个斗方,字不大,写了一个药方,大家多说不错,我看好的还有内容,这是之后我们交往的要紧是事,字小可气象不小,那种与生俱来的慧,淋漓在作品上,书法是最好的朋友,我俩将展厅每件作品搜索并加评论,锵锵二人行!分手之前他嘱我刻“突顶”印,“你随意!好坏我都要!”那话说的让人舒服,带着那种爽劲就下肚了。事后,他专为此事打给我几个电话,。
我的理解:
1,        
他很相信自己的眼睛
2,        他不拒绝一切新事物
3,        以上两点他都做到了




                        
画不唯一
                        字唯一
                        情为先机

                                       地点:北京, 中国美术馆

八届中青展开幕时,我俩都在京学习,我忙考研,他在欧阳中石先生那读研究生,各自都忙,少了见面,
展览应该是见见朋友的好机会;,
在有一段没见的时候我们约好在那碰头,只带钱包;
那是他唯一一次没投的国字号展,我一进大厅时,他已经是个画家了[那时他已经整天忙画画啦!]
:“又胖啦”!是他见我的反应;
“你是不知道我画画的苦呦!又长了五斤!”我回道。
“字苦呀!我。。。我。。。”说不下去了;
“以局外人姿态看这次啥感觉呀?请对方辩友正面回答!”我像个辩手;
八戒[届]“八好!八戒[届]好哇!我悟空走了之后,当然就是八戒好了!”他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到像唐僧!
后来人多了起来,打断了谈话,
下午忙着到人大补外语,就先走了,我的几个来京专看展览的朋友也托他安排住宿,了我后顾!
晚上他来电话:“你的朋友都安排好了;中青展比国展强。”



                      
想换个状态
                       今年就。。。。
                       就今天吧!


                                       地点:北京,中央美院和首师大之间    的公路上


那是一次记忆深刻的交谈。
他来美院找我,走的时候我说送送他;
这一送,
从美院送回首师大!
我们走的回去的。


路上他反复的让我给他提缺点,无意中我知道他因为耿直得罪了人,而且是他认为对他重要的人。其中谈吐的激昂和愤世疾俗的亢奋,俨然不像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甚至连社会也没见过,跟一个火球一样,我不是水,无法冷却他,也不想;
这其间我们认可这样的事实:
如果人在处理事情需要进行选择时,通过自己的认知程度,在范围内把握你最需要和最认为正确的方向去做就可以了,即使有人误解你,不是你的问题。
吸着灰尘和尾气,我们互相放炮,直到没有力气争辩,
历时三个小时!
在到首师大的宿舍门口时,
他说,他要换个活法!
我听着,什麽也没说。
我知道这不可能。


回来的路上,我仔细想了他的一切。他能将我的***,让我保留时还能再体会一切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的地方,让我捉摸!
第二天发现脚起泡。
以后再见他我老拿这事说事:
“你又要‘泡’我啊”?!


后来他毕业回到朝阳,托我为葛忠进京学习提供方便,可那时已值八月,美院招生早早结束,无能为力,哥哥不要怪我。




当我听到他离去的时候,他已经离去!
如同我总若近若离的生活在此,思维在彼,活脱得像身异处,不安定的一切带来的是走不开的被火烧手的瞬间浇水,且又起泡,把泡刺破的心灵源头,谁都会有,用在我这最适当!他来了,其实不代表什麽;我很看好他,这也不代表什麽;他走了,也不代表什麽,因为他本身代表了一些东西,是他有的!这很重要!       
             


                    
笔触不只泪光现
                    在孤独中懒惰!




                       弟海林12月15日05年
                            为了不让他人扰乱我的思绪
                            尽力将你的面貌
                             由
                            我能体现的你来阐诉

相关热词搜索: 大江

上一篇:[林语堂]长篇评书之——“大雅宝路甲2号”的随想
下一篇:【林语堂】“我的孩子,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