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远明说话 > 正文

止境
2018-02-18 00:07: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能够再往前走一步,我非常之幸!在确定了方向之后,就如酷夏来临般自然的进行下去,哪怕左右间穿行的是更多的未卜的东西,我称之为过客,其实,一并都是过客,用曾经则更真实些,我总是不愿让生命的继续和艺术创...
“能够再往前走一步,我非常之幸!

在确定了方向之后,就如酷夏来临般自然的进行下去,哪怕左右间穿行的是更多的未卜的东西,我称之为“过客”,其实,一并都是“过客”,用曾经则更真实些,我总是不愿让生命的继续和艺术创作分割开来,如同形式和内容如诗般的如胶,那些“象你一样,我必须降临,正如等待我降临于世间的人们所说的,在于他是桥梁而不是一个终鹄。”是那样的,重复每种行为在我的心灵上总是煎熬,什么能让我不感动而在寻找的呢,不是这样,又可能是些什么呢?

这七年来,或者说这十年来,一个十五岁进入大学生活的人来讲,独立思考进行到了怎样的阶段呢?“不作定为”是我一始而终的努力,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土、泥土、泥土的气息带动的哭泣而带出来的人的精神世界,是我把我一切赋予在一个70年代末的人的狮子,对他说:“我要”!当然无数次的创造,注就一个创造者需要寻求同伴,包括找到不同的我,去共同收获,包括在新的标志上写下新的价值的人,这些只要你曾经文学就不会憎恨那些君子,甚至爱那些鄙视我的人,向那想要惊吓我的魔鬼伸出一只手,象负重奔向沙漠的骆驼,精神奔向沙漠——“心路”。

要用些词句来含概我这多年的历程,我也随性的用几个“不”来认可和否定自己,“不”在我生命意思上的含量,我清楚!

向一位老师说不,向一个信念说不,向一种力量说不,”不再说不”,也是我精神的三变向。

在听过王蒙先生的一个讲座后,出于对它生命的关爱,我下意识从那时开始,作自己的一个总结!

习惯了一种变化,甚于不规律,非意识,抓住事物本身外表不能真正反映生活内容的东西,而其本质的再现不定向从这里(外表)显象,那你一定要清醒确认!

然后必然经历:

纯粹!

在那些日子里, 在近处出现的风沙, 让我触及一种不安, 如同一阵急促的物体相擦,可爱的让人心碎!

之后你可以入境,

现在我选择止境,

___这是我的止境.

止境!

在诗书画印之间,我选择止境。这是个较无后路的必然生命形式,更是这些我都爱且无处割舍,在对其渴求上路时,无以付加的是父母及前贤的呵护,“多处无有已寻求,可把千秋”,那与生俱来的望一切思,总有“当水面最平静时抛出一颗石子来,偶看如何”(动情之时人亦不过如此)。想想林林总总,痛彻心扉,也必痛定思痛,在把量自己对自己在艺术时的心境,放过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止境

上一篇:论苏涣《赠零陵僧》怀素的大草气象
下一篇:最后一页